有人說的當一個人真正平靜的面對往事時,那是心態的奇跡,歲月是漫長的,波瀾漸漸平復時,才會找到自己人生的最佳位置。

 

——滴墨成傷

 

歲月的大門,古老滄桑,爬滿了記憶的藤蔓,靠在斑駁的門檻,我的雙手也是如此的乾枯,毫無生機,往事的味道從悠遠處傳來,漸漸入心,好似一

幅泛黃的照片,充滿了憂傷感。伸手觸摸,卻那麼的遙遠。

 

從不敢輕易走進往事,鏽跡斑斑的心窗已經雜草叢生,可是即便已成了枯藤,每扯動一下,還是那麼鑽心的疼,沒有人喜歡守著過期的日曆過日子,

可是那觸目驚心的時間數字,還是會讓人迷失。

 

哪一年似乎成為了含糊的字眼,不管是刻意的含糊還是善意的偽裝,那酸甜苦辣的一幕幕還是會如期上演,任何一個細節也不曾遺漏。歲月的日記就

這麼不差篇幅。

 

從小到大,我總是固執的以為自己的是最堅強的孩子,不哭不鬧,不言語,不躲避,一個人總是喜歡爬上古老的城牆,看著被歷史風化的牆磚,感受

歲月的疼痛和不甘,喜歡牆角開著的不知名的野花,也不止一次的去採摘而失足從城牆上跌落,滿身的灰塵,還竟然不知疼痛的咧著嘴笑。有時在想

,我就是那一朵沉睡在牆縫的小花,渴望為一雙欣賞的眼睛而醒來,風過雨過,年輪移轉,期待那久違的腳步聲響在耳邊,並為我而停下來。

 

那一年我不想說我經歷了什麼,我只是靜靜的站在了護城河邊,也許遠處天邊的灰色讓我有了恍惚的感覺,我不由自主的邁了腳步,我閉著眼睛往下

沉的時候,只是感覺我的發梢在往上飄,那一刻靈魂是不是真的也飄了起來,我已經不在意了,我只是一味的想結束自己,我在河底清楚的看到了自

己的眼睛,恐懼而絕望。

 

時隔二十年了,我至今記得那個過路人的話,他瑟瑟發抖的把我從水中托起,說:“你有勇氣面對這麼髒,這麼涼的河水,為什麼沒有勇氣面對這河

面上暖暖的陽光和新的希望呢?”是呀,這究竟是為了什麼!由此我知道自己不堅強,甚至脆弱的不堪一擊。

 

很多時候,我都想把這些爛在心裏,帶進墳墓裏,不管怎麼說,有了它,也算是完整的人生之旅了。

 

生和死只有看不見的距離,生命的溫度卻不再延續,漸漸冷卻的心,讓人迷離。

 

於是我越發的沉默了,並且不可救藥的愛上了寂寞,很多的話我都對著自己說,自己撫摸著自己的肩膀給心一點溫暖;除了文字,我幾乎不能正確的

用語言表達自己,很多人都說我是會說話的啞巴,也許情感越細膩,就越容易偏激,那脆脆的心弦就越發的容易折斷,時而哭時而笑,時而發狂,時

而沉寂,生活就這麼陪著我磕磕絆絆,跌跌撞撞的一載又一載。

 

幾乎所有的人都相信了我的話,以為我是失足落水,多年後,只有一個人在和我交往了很久後,在一個夜晚,似乎他猶豫了很久,才說出了讓我恐慌

的事,他說:“你那年不是落水,是自殺,對嗎?”我沉寂了那麼多年的謊言登時地動山搖了,我再一次被自己嚇到了,我暈眩了,不知道該怎麼面

對。而那個人卻從那天起,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記憶裏。

 

打馬而過喧囂紅塵,一路期盼,一路癡念,終究還是一路心亂!

 

翻越了多少山,跨越了多少坎,人生凝練的還是數不盡的辛酸!

 

一路走,一路略過身邊的風景,有太多的過往都在心裏懸著,有太多的痛苦都在眼裏含著,有太多的坎坷都在腳下丈量著,有太多的日子都在肩上硬

扛著。一路跋涉,一路堅強,直至霜染青絲,不覺中容顏已老,那些輕盈的夢便了無蹤影,現實便是厚重之舉,沉澱了歲月的精華,心也越發的穩重

了。

 

於是渴望找回最真實的自己,即便悲哀,即便清高,即便一無所成!

 

於是我堅強起來,雖然生活對我還是那麼的吝嗇,可是當我的人生路起起伏伏時,我的腳步還是厚重堅實,灑下一路的汗水和淚水,我站的更直;當

我在文學路上遭遇各種非議時,當我一次次成為別人的墊腳石時,我終究報以淡淡一笑,不想分辨什麼,人生不喧嘩,自有聲。

 

我相信我只是一只佛燈前的飛蛾,曾一度的眷戀紅塵,嚮往紅塵,不惜生命撲向火,燃燒自己的那一刻,可有悔意?如若紅塵還有機遇,可還願意重

新來過?

 

揮揮衣袖,擰幾許歲月的心酸,滴幾許無奈的濁淚,飲幾許澀澀的陳酒,伴著風中哀哀的怨曲,就這麼亂了心緒又沉寂,沉寂了又亂,心不甘,夢難

圓,前生今世的糾纏,就這麼苦了自己。

 

站在今日流逝的光陰裏,歲月還是靜靜的走過,而我的日子越來越短,生老病死就像一場電影上演,只有主角自己知道自己的人生有多少淚水,多少

辛酸,靜靜的收場,又有多少觀眾知道帷幕後那濃妝豔抹後的苦笑,又有多少人知道喧囂後的沉寂是多麼的淒涼!

 

所有的波瀾都漸漸沉入穀底,歲月還是日出日落的走過,我還是沉寂在自己的沉默世界裏,數著自己的落寞,隨著鐘錶指針周而復始的輪回,我知道

,一切的一切都是過去,當我平靜的面對蒼山日暮時,我知道我勝了自己。

 

那些不願提起的黑色日記,就任它遠去;那些走過的坎坷足跡,就任它碾壓成泥;那些揮淚如雨的心緒,就任它隨風而去;那些微涼的歲月,我深信

終究會用我的指尖暖熱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uoye 的頭像
luoye

露珠

luo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